征服

 征服

  作者:烈烈风中

 

 

 

 故事就这样开始吧。

 

 第一章“它们两个看起来还挺般配的,我得好好感谢你啊,呵呵。”张海指着草地上一对几乎光着身子的男女,微笑着看着身边的一个年女人。

 

 “是啊,找到我可是挺不容易吧。”

 

 “恩,很少有女S能把男M带得这么好。”

 

 “别忘了,我可是‘专业’的哦!”

 

 “哈哈!还对我耿耿于怀呢?”

 

 “是啊,瞧你开始一脸瞧不起人的样子,要不是你这想法不错,我才懒得理你。”

 

 “呵呵,现在一切不都很好么?我需要的是结果。你知道我这个人喜欢直截了当,可能会冒犯人。现在我得请你原谅啊!”

 

 “请我原谅可当不起,你总是能给人新鲜的东西。”

 

 “呵呵,这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只是凡事想到了,我就想立即实施。我很不喜欢等待的感觉。”

 

 说话的两个人是两个S,男的叫张海,女的叫林子。这是他们第三次聚会了。这回地点是在张海新置的别墅。

 

 林子今天穿得很正式,一件米黄色的长裙,浓密的长发扎成一个高高的发髻,足下一双银灰色的高跟鞋。虽然不施粉黛,不过周身依然散发着浓浓的成熟女人的韵味。她双手抱在胸前,虽然身高比高大的张海低不少,不过女S的气质品性使她并不会抬头和张海说话。

 

 “老张,这个院子真的很不错,我简直都有点不想走了。”

 

 “呵呵,那是自然。这里可是我精心布置的。”

 

 “恩,我一进院就看出来了,你这家伙,还真是蓄谋已久啊。这么大个院子,可也真难为你了。”

 

 “呵呵,我这可不是蓄谋已久,好象我要搞什么阴谋似的。不过的确费了些气力,我喜欢有条理的做事。”

 

 的确,这里是张海专门为SM精心准备的地方。整个院子占地14亩。院子里精心布置了各种植物,最外一圈是2米高的铁栅栏,最靠栅栏的一圈是他专门请人从附近的山上移植来的几十株各种成年的大树,绕院边一圈布置。大树往里一圈是几排小树和矮灌木。高矮搭配,错落有致。这样一来,即保持了自然景观的协调,也使外人也无法直接观察到院内的情况。

 

 “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就在外边坐一会吧。也让他们两个好好玩玩。”

 

 “恩。”

 

 张海转过身,手掌朝上,胳臂向边上一伸,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走到了遮阳伞下坐定。张海递给林子一根烟。给林子点上后,也给自己点燃了一支。深深吸了一口后,他把目光转向了草地上那一对裸身的男女方向。

 

 那两个人脖子上都系有项圈,表明了这是两条人犬。两人很亲密的在一起玩闹,公犬在母犬周围跑来跑去,时不常的在母犬身上一会儿闻闻这,一会闻闻那。母犬好象故意的躲来躲去。实在躲不掉了,就在地上打滚。可以看见两条犬的手上都戴了特殊的手套,这手套使得它们的手被强制束缚无法舒张开,只能握成拳头。脚面到小腿面门骨这一节,被绑上了钢片,这样一来,他们的脚面也被强制的与小腿保持同一方向,脚踝不再能自由活动。有了这样的束缚,它们一但想站立,那只有能活动的脚趾支撑,但脚趾在身体的重压下支撑的时间非常短。同时,手上戴着那样的手套,想自行解开也没有任何可能。强制行为有时候就这么简单,我们不得不佩服人类的智慧。

 

 两条犬玩耍了一会,母犬也不躲了,径自躺在草地上,前爪举在胸前,两脚离地双腿叉开,公犬看它这样子,也就肆无忌惮的在母犬身上狂舔起来。发出很大的“吧唧吧唧”的舌音。母犬兴奋的“汪汪,呜呜”的叫着。公犬显得很兴奋,跪在地上,拿它那已经勃起的阳具在母犬身上蹭着。

 

 张海看着这一切,扭过头对林子说:“我看它们差不多了,喊过来吧。”

 

 林子点了点头,冲那边喊到:“黑子!过来!”

 

 “呶呶!过来”这边张海也呼唤母犬。

 

 两条犬听到了主人的命令,立刻一翻身分别朝各自的主人爬来。到了后各自伏在自己主人的脚边。

 

 林子用爱怜的眼光看着黑子,一边抚摩着它的后颈和脊背,一边笑着说:“怎么了?是不是着急了?”

 

 黑子立刻跪伏在林子面前:“是,主人。”

 

 林子戏谑的说:“让我看看急成什么样子了?”

 

 黑子很会领会自己主人的意思,立刻爬到林子面前,把侧身对着林子,跪好后,挺直了上身。

 

 林子拿起手里的竹鞭,轻轻敲打着黑子那已经挺硬的阳具,笑道:“看来还真是急了哦,鸡吧这么硬了,是不是想操这条母狗?”

 

 黑子眼睛里放出了光,:“是!主人”

 

 林子把头转向张海,笑里露出一丝诡异,“老张,OK?”

 

 张海笑着说,“这可得问问呶呶自己了。呶呶!到这来!”,他拿硬蛇鞭一指自己正前放一米的位置。

 

 母犬呶呶立刻爬到主人指定的位置,双腿并拢跪好后,前爪撑地,头高高抬起,专注的看着张海,“汪”的叫了一声。呶呶和黑子不大一样,它的嘴上也有束缚具,舌头被拉出后,用两根细钢棍夹住了舌根,钢棍两头用绳子狠狠系住后,绳头绑在脑后。这样,呶呶是无法清晰说话的,舌头一直伸于口外,口水止不住一滴滴在流着。

 

 张海把鞭子平伸,对呶呶命令道:“站!”,这个命令是叫呶呶用犬的方式站立。

 

 呶呶听到命令后“汪”了一声,艰难的用自己那几个脚趾支撑起了自己,并尽量的挺直上身,双手象狗一样放置在胸前。因为束缚具的作用,这个动作很是吃力。呶呶努力保持着平衡,样子和狗站立时的姿态象极了。姿势拿好后,呶呶冲着张海“汪汪汪”叫了三声,表示已经准备好了。

 

 张海满意的点了点头,同时夸奖说:“好狗!”

 

 “呶呶!是不是发骚了?”

 

 呶呶这时仰起头,伸长了脖子朝天上“汪汪汪”的叫,表示“是”的意思。

 

 “呶呶!是想和黑子交配吗?”

 

 呶呶此时显得很兴奋,扬勃“汪汪”的狂吠起来。

 

 “好!主人给你解开!趴!”

 

 呶呶挺到“趴”的命令,紧蹦的脚终于可以放松了,一下子趴到了地上,脸贴到了地上,腰用力往下塌,屁股努力朝上撅着。呶呶是带着贞操带的,需要张海给它解开。

 

 张海起身掏出钥匙,把呶呶贞操带上的锁扣全部打开,取下贞操带后,又取出了阴塞和肛塞。

 

 呶呶很快乐的叫了起来。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张海。

 

 “林子,放开黑子吧。”

 

 林子松开了抓住黑子项圈的手,“黑子!上!”

 

 黑子兴奋极了,冲过去趴在呶呶的身上,用它那并不灵活的前“爪”拦腰抱住呶呶,用阳具在呶呶阴部使劲的蹭着。曾到呶呶淫水四溢后,用力一挺,直接插进了呶呶的阴道。然后飞快的抽插起来。

 

 第二章黑子用力的抽插着,呶呶显然也非常兴奋,淫水横流,每一次撞击都发出“巴,巴”的声音,配合着呶呶那“呜,呜,汪,汪”的叫声,听到这样的声音后,黑子更加卖力了,奋力挺进拔出,也发出了沉闷的哼声。

 

 林子看到黑子兴奋度已经很高了,仰起手中的竹鞭,敲了一下黑子的屁股,说:“黑子!停!”

 

 黑子听到了主人的命令,立刻一动都不敢动了,呆呆的挺立在那里,眼睛里充满着迷惘,望着它的女主人。

 

 林子接着命令道:“黑子!过来,趟我面前!”

 

 黑子显得很不情愿的慢慢从呶呶阴道中拔出了那已经硬得发涨的JJ.

 

 呶呶这时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女S要做什么,下身已经很热了,它期待黑子的再次插入,尽管心里老大的不愿意,不理解,可没得到主人的命令之前,它也只好趴在地上静静的等待。

 

 张海似乎知道什么,微微的笑着看着林子。

 

 林子看着此刻在自己面前仰面趟下的黑子,竹鞭敲击了几下黑子的大腿内侧。

 

 “把腿叉开!”

 

 黑子顺从的把腿叉大,勃起后的JJ自然的向它脸的方向指着。JJ表面的皮肤贴到了它的小腹,感受到了自己下身传来的那高出体温很多的温度。

 

 林子拿出了一个JJ套环。这是林子从国外买回来的弹簧状的钢套环,长度20厘米。可以把JJ完全套在里边。套环的头部有个很大的帽儿,直径达到了5厘米。环底部是一个特别的设计,最底部是一个乳胶环,可以刚好把阴囊套住后勒紧。

 

 林子蹲下身,正对着黑子。手中多了一根细橡胶棒,笑着说:“JJ这么硬,这好东西可没法套上去啊。”

 

 说完就拿橡胶棒用力敲黑子的JJ.黑子显然是被这突然的打击吓到了,JJ立刻软了不少,林子马上把套环给黑子装好套环。

 

 林子做完这些,笑着对张海说:“老张,现在看你家呶呶的啦!我家黑子刚才受了惊吓,现在这么软,呶呶得帮它。小黑可是喜欢母狗给它舔屁眼的哦!”

 

 张海点了点头,哈哈一笑,“什么时候弄的新武器,我都还不知道。这东西我看挺厉害,看那个大帽儿,还能锁精,不错不错!可就是我家的呶呶要受苦了!”

 

 “呶呶!过来!”

 

 呶呶得到命令,它听到刚才主人们的对话后,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因此立即爬到张海面前主动仰起了头。

 

 “林子,看来呶呶很是喜欢啊!你瞧,它自己都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张海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束缚呶呶舌头的钢棍,然后命令:“呶呶!去舔黑子屁眼!”#p#分页标题#e#

 

 黑子此时已经撅好屁股等待好了,因为JJ变软,钢套环有点挂不住的样子,它一手撑地,用另一只手扶着JJ.

 

 呶呶兴奋的跑爬过去,伸长那已经有点麻木的舌头,在黑子肛门周围,仔细的舔了起来。

 

 呶呶的舔功是张海训练了很久的,它先是在黑子肛门周围仔细的用舌尖舔,舌头顺着肛门的每一道纹路,由外向内,一条纹路一条纹路的舔,舔得黑子喘起了粗气。纹路挨个舔完后,舌头在肛门周围一圈圈的舔,力度由小到大,每舔完一圈,就用舌尖在黑子肛门正中顶一下。这样几圈过后,把整个舌头贴在了肛门上,脑袋上下动着,摩擦黑子每一个神经末梢。贴了十几秒钟后,突然将舌头挺硬,插进了黑子肛门中!

 

 黑子舒服的长长的“啊”了一声。

 

 呶呶听到黑子兴奋的声音,舌头在黑子肛门中不停的抽插,黑子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伴随这个声音的,还有黑子的JJ,也蓬勃而起,套环比完全勃起的JJ要细一些,黑子JJ上的皮肤从簧状套环的缝隙中鼓胀出来,显然,它已经很兴奋了。

 

 “这小子喜欢这个,你家呶呶真是条优秀的母狗!”

 

 “这还用说,不看是谁调教出来的,呵呵。”

 

 黑子现在太想翻身猛操现在身后的呶呶,肛门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让它脑袋有炸裂的感觉。可它没有得到林子的指令,不敢乱动。它知道乱动会有什么后果。只是眼巴巴的看着林子,满是期待,满是乞求。

 

 林子当然明白这眼神是什么,她扭头看着正看着两条狗表演的张海,用手轻碰了一下他,说:“老张,瞧把我家黑子急的,赶紧吧?”

 

 张海哈哈一笑,:“我问问呶呶。呶呶!骚了没有!”

 

 呶呶此时很想对主人说话,她想说她想要,想要黑子那精光闪闪的大JJ插它。可她没有得到张海允许它说人话的命令,只能用“汪汪”的叫声来表达。

 

 张海是个喜欢戏谑的人,想故意逗逗他的母狗,就又问了一次:“到底骚了没有!”

 

 呶呶依然汪汪的叫着,看主人故意装做不懂它意思的样子,急得什么似的。不过它有办法表达,它知道主人又在逗它,又想让它出点丑。于是放下黑子,爬到张海面前,背对张海把屁股高高的撅起,因为还戴着狗爪手套,只能很费力的扒着屁股,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横流着淫水的阴部和肛门全部展现在主人面前。然后一点点的朝张海移动,最后把阴部贴在张海的小腿上,上下拼命的蹭着。

 

 张海对林子笑着说:“看来呶呶真是发情了。”,说完抬脚顶着呶呶的屁股,示意让它可以走开了。

 

 林子眼神中带着一丝敬佩,“呶呶真是条聪明的母狗!”

 

 “可以了!快喊你家黑子吧,哈哈!”

 

 “黑子,上!”

 

 黑子终于得到主人的命令,发狂一样扑向呶呶。呶呶此时早已撅好屁股,大敞阴门,等待黑子的插入。黑子手扶着有强硬但有些沉重的JJ,贴到了呶呶的阴唇上。

 

 呶呶感受到了从阴唇传来的凉凉的感觉,也感受到了这个东西的个头,有点害怕,也有点期待。

 

 黑子握着JJ在呶呶阴门寻找洞口,用JJ拨开呶呶那长长的小阴唇后,终于找到了地方。先是轻轻的顶着,呶呶显然无法一下子接受这么大的东西,稍微绷紧了一下。黑子见状,依旧显示出了一些耐心,轻轻顶进一点点,就拔出来,这么反复做着,让呶呶放松。过了不一会,呶呶不再紧绷了,松软多汁的阴道口逐渐放开,黑子也顺势慢慢的把JJ完全插了进去。套环的钢帽虽然已经在洞口捂热了一点,不过刚进去替内还是感觉很凉。呶呶不由自主的“啊”了一长声。

 

 张海听到了,脸上露出不满意的表情。他拿着一副带孔口球,走到呶呶面前,掐住呶呶的颌骨,呶呶不由的张开了嘴,张海严厉的说到:“舌头吐出来!”

 

 呶呶显然知道自己犯了错误,它后悔不该在没有张海指令下,擅自发出“啊”声,而应该是“汪”或者“呜”。它拼命的吐出舌头。随即,张海把口球压在呶呶舌头上,把束缚带扣在呶呶脑后。

 

 黑子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不过也停了下来,JJ还停留在呶呶体内。

 

 林子有点不理解,对张海有点不满的说:“它们两玩的高兴呢,让它们玩吧!”

 

 张海对两条狗说:“你们继续!”

 

 黑子听到这话,又象开启了阀门一样,继续抽插起来。

 

 张海对林子说,“除了有我的指令,狗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有人声!再兴奋也一样。”

 

 话音刚落,张海扬起蛇鞭向呶呶后背抽去。

 

 啪!啪!啪!母狗背上立刻泛起了红色的鞭痕。

 

 呶呶紧跟着“呜呜”的叫着。此时的黑子还在奋力抽插,也不知呶呶这声是为谁。

 

 呶呶挨了打,好象更兴奋了,它随着黑子的抽插,自己的身体也不住的“迎来送往”。

 

 张海大声对呶呶喊到:“呶呶!记住了吗!”

 

 呶呶忙不迭的点头,一边用最大的气力“呜呜”的叫着。

 

 张海气好象也消了,重新坐了回去。

 

 呶呶更加卖劲的叫着,动着。体内那个钢环帽就好象一个巨大的活塞,经过阴道壁时,每过一处,那一处就鼓胀,好象一条小蛇,刚刚吞下一颗鸡蛋的感觉。钢帽每碰到宫颈,她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周身也越来越热,好象快要暴裂的感觉。那个大钢帽似乎把它的阴道翻了个底朝天的感觉,它还从来没有过!随着黑子速度加快,呶呶也跟随着节奏及时迎合着,突然心里有中在攀登大山的感觉。仿佛这是在做梦。它已经忘记了它到底是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了一副一把钢锤在自己穴里抽插的图象。下身传来的巨大快感快要让它忘乎所以了。小腹的肌肉越绷越紧,腿也要抽搐了,快了,快了!

 

 “呜------------------”,呶呶长长的叫了一声,鼻子里喘着粗气,高潮澎湃而至,好象决堤的洪水,冲垮了呶呶脑子里最后一根还有知觉的神经。

 

 高潮后的呶呶浑身瘫软,没有一点气力。

 

 可黑子因为套环的原因,敏感度大大下降,此时的它大汗淋漓,依然没有找到喷发的感觉。看到呶呶高潮的样子,它更是象疯了一样,趴在地上,还在疯狂的抽插着已经没力气的呶呶。

 

 这时林子有点怜悯的看着黑子,站起身来,把狗链栓在黑子的项圈上。手用力一牵,喝到:“黑子!停下来!走!”

 

 黑子极不情愿的从呶呶阴道中拔出JJ.林子用力牵着它走到一颗不远的小树边栓上,黑子此时不明白林子要做什么。林子突然命令:“黑子!蹲下!”

 

 黑子听到命令,做狗蹲好,望着它威严的女主人。

 

 林子此时给黑子上了口衔。戴好口衔后,林子很同情的看着黑子,蹲下对黑子小声抚慰:“黑子!这些日子是特殊情况,主人不能让你射精。乖,在这待一会。”

 

 经过这一折腾,黑子也从刚才的兴奋中恢复了一些,只是它弄不明白,为什么主人不让它高潮,不让它射精。特殊情况,有什么特殊情况?不过既然主人不愿意让它知道,那就是它不该知道的,它也不再多想什么了,现在被束缚着,只好乖乖的趴在树荫下。

 

 看林子栓好狗后走了过来,张海笑呵呵的对她说:“怎么?心疼啦?”

 

 “是啊,谁家的狗谁心疼。”

 

 “特殊情况嘛,以后他不就随便了嘛。”

 

 “这个我知道,我这不也没说什么嘛。”

 

 张海给林子递过一杯茶,林子笑笑接过去,慢慢的品着。

 

 过了一会,张海看林子舒缓了,接着说:“这才刚开始,别那么着急。看来你对这条狗真是感情很深,我只能告诉你,这非常好。”

 

 “是啊,我都没被公狗上过,黑子是个例外。”

 

 “公狗上女主人的事到是不少,不过我也得提醒你,公狗不过是取悦你的工具,你可别动什么其他想法,这很危险,会毁了你这么个优秀的S.”

 

 “这个道理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不是女人,理解不了我的。没关系,我既然答应你的事,我会做到底的,你不用担心。”

 

 “我只是作为朋友的建议,你答应我的事,我从来没有担心过。”

 

 林子听到这朝张海会心的一笑。